校友社区 当前位置:首页>>校友社区>>正文

春天守护者

作者: 来源: 发表于:2016年03月21日 文章点击数:3044 【打印】

天守护者

   新学院  李卓霖

    翠柳湖畔绿了。

    春天到了,该出去走走了。在这个学校待了将近两年,度过了两个春夏秋冬。这里的夏秋冬季略显枯燥,唯有春季令人舒心。

    三月的风,既有冬风的清冽,又有夏风的爽快,它像一个阴晴不定的孩子,时而欢笑飞舞,时而安静沉思。它所到之处,柳枝摇曳,花草点头,虫鸟高歌,好一场盛大的欢迎会!企盼已至,怎不欢欣?三月的风,吹散世间万物最后一丝倦怠,带来了生命的复苏。

     三月的雨,细密而轻盈。春雷阵阵,细雨飘飘。三月的雨,不及“雨打芭蕉”的含情脉脉,也不如“久旱甘霖”的丰功伟志,它只有“润物无声”的默默无闻。它洗去花瓣上最后一片雪花,消尽三月的最后一丝寒意。经过这场春雨的洗礼后,春才真正到了,世间本彻底告别冬了。

     三月的花,美得动人心魄。如果说梅花是春的使者,那么百花则是春的臣子,因为春的到来,才有了百花的竞相绽放。抑或是春是摇篮,百花是婴儿,在春的“怀抱”中温暖开放;春是港湾,百花是帆船,一番花开花落,终要再回春的怀抱。如孩童期待母亲归来那般,百花也渴望春的如期而至。

    那样日复一年,日复一日,世间万物期望春的降临。春来了就没有寒冷,没有黑暗了,而春也一直守护着世间万物。

    我,同样期待着春—那个守护者。

    如果失去梦想的人已经病入膏肓,那我就是无药可救了,这是我大一时的状态。

2014年6月7日上午九点,我抱着“背水一战”的态度走入高考考场,那时的我告诉自己: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,决不复读!现在想来,这个赌注下大了:我的一生。这股压力终于化成动力推我登上了成功的山峰,考入了我理想的大学——四川文理学院。

当时的我由于刚经历了一场“生死考验”,完全处于放松状态,沉浸在短暂的快乐中,以致大一整学年都停留在过去的学习生活方式,当其他同学在图书馆备战英语四六级、计划考研时,或者是出校找兼职时,我却在宿舍看着英语课本发呆,我找不到看它的原因,拾不起曾经的信心,我只剩下一个抱着书按时出入教室、宿舍的躯壳罢了,我的灵魂丢了。

一个失去灵魂的人有到哪儿都如同行尸走肉。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有其目的,如果不知道为什么做一件事,那有何动力去做它,更谈不上意义。

在我迷茫之际,父亲的一通电话令我茅塞顿开。那一秒,那一瞬,那一刻,我知道人生会攀登一座又一座山峰;我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了;我也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了。那个信念带我走出了寒冷黑暗的冬天,步入了温暖明媚的春天,它就时我的春,我人生永恒的守护者。

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

    

地址:四川省达州市通川区塔石路519号 邮编:635000 联系电话:0818-2790013 邮箱:cwlxyb@126.com
Copyright @ 2015 -2030 四川文理学院校友工作办公室